青海概况 旅游景点 青藏高原民族 民族风情 民族文化与艺术 民族餐饮与特色风味小吃 地方物产
本站导航 |在线预订 |留言论坛    
;
购物与娱乐
    
民族风情
青海高原民族
 
      穆斯林的洗浴          作者:川落

  (童声:“紫铜、青铜、高丽铜,黄铜打成个汤瓶。没有吃喝都能行,没有汤瓶可不行……”)
  (荒瘠如刀劈的高原,乡间小道。缓慢沉重、吱吱作响的马拉车,朴实厚道的回族淘金者,车上带着水桶和汤瓶)
  没有人问过这位朴实的农民要到哪里去,只有他自己心理最清楚:他是为着一个目标而告小别妻,要进行一次长途旅行。前面的路遥遥漫漫,坎坷曲折,而要去的地方更是荒芜寂寞。他知道,也许就回不来了。正因为如此,他要带上这充足的用于洗浴的水,要带上用于洗浴的汤瓶。
  不论生死,洗浴和礼拜与穆斯林相伴。
  “青海长云暗雪山”。这块悲壮的土地,是青藏高原人迹罕至的“生命禁区”。
  这些人面对的是艰辛与苦难。而他们安详沉着,欣慰快乐。因为他们信托真主,诚信前定。
  他们每天用水洗浴,而宁肯少喝一点水。
  中国西部的每一个穆斯林都经历过这么一场洗礼,在婴儿出生的第七天。他的父母虔诚地诵着经文,庄严地按照宗教规定的程序,给他做第一次洗浴并给他起经名。
  他就这样和汤瓶结下了不解之缘,汤瓶从此要伴随他的一生,直到去世。去世时,人们十分小心地把他洗浴干净,然后才能送他下葬。
  在世界所有民族中,穆斯林的葬礼可能是悲伤最少的葬礼。没有人号哭,因为他们认为,生命的结束完全是真主早有的定然,根本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改变。同时虽死犹生,人们依然认为他的灵魂还活着,只不过他奔向了“真主”,转入了后世。所以,他们把去世叫“无常”,叫“归真”。
  而这里的洗浴和白布,都只意味着洁净。
  因为“真主喜欢洁净的人”。洁净于是成为传统,成为文化和大风情。
所以不论苦难还是幸福——在任何时刻,他们都要把洁净放在首要的位置。
假如在结婚后的第二天早晨,新郎和新娘不做大净,那么,人们认为他们每走一步就意味着“一个火坑”——因为洗浴是前命。
  这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不论工作多么劳累,他每天回到家,伸手抓的第一个东西便是汤瓶。
如果妻子儿女首先送到他手上的是一杯茶,他会愤怒;而送到他手里的不是茶而是装满了洗浴水的汤瓶,他会很高兴。
  尊敬与孝敬的标准来自于他心灵的需要。
  他们说每当作完洗浴,心里感到塌实、满足和愉悦,精神陡然振奋。然后,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去奋争。
  赵兴威和何以琴夫妇是分别从北京和云南到青海来学经、几年前皈依伊斯兰教的满族和汉族穆斯林。一个相同的信仰使他们走到了一起,他们每天虔诚五功,洗浴礼拜,日子过得很自在,很安适,很舒心。
  因为他们觉得“在洗浴中消除了每天因不慎所犯的罪恶——顺着‘赃水’的流过,脸上、手上、身上和心里的罪恶自然地在往下滑落——身心得到净化,灵魂得到拯救”。
  “不做礼拜和不洗大小净的人算不上是真正的穆斯林”。这个民族群体与生俱来、整齐划一的洁净之心,在1400余年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没有过丝毫的改变。
  也没有一个民族能象穆斯林那样对信仰与生活的规范做出如此严格的规定:按照《古兰经》的要求,每个穆斯林每天要做五次礼拜,每周要去清真寺做一次聚礼。每次礼拜之前,都必须洗浴;在每次礼拜过程中,都必须诵《古兰经》。没有洗浴,不能做礼拜,也不能进入清真寺的礼拜殿;没有洗浴,不能念《古兰经》,甚至不能触摸《古兰经》。 这就是穆斯林那部神圣的经典——《古兰经》。
  在这部经典中,伊斯兰教非常细致地规定了穆斯林的洗浴程序——大净、小净以及没有水的时候代净的办法。
  大净是按教法规定的严格程序,对口、鼻和全身外表的洗浴。小净是对脸、手、头、肘、脚的洗浴。
宗教的洗浴总是意味着忏悔。穆斯林的洗浴是为了心灵的洁净,精神的抚慰与舒张。
  “奉至仁至慈的真主之名。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至仁至慈的主,报应日的主。我们只求你佑助,求你引导我们上正路。你所佑助的路,不是受谴怒者的路,也不是迷误者的路……”
这《古兰经》的开篇七节短章,是穆斯林在每次的礼拜中都必须诵念的经文。由此可推论《古兰经》对人类影响最大的经典之一!
  这些文字,蕴涵的是伊斯兰的信仰和穆斯林的思想情感要素,概括的是伊斯兰的宇宙观、人生观和整个《古兰经》的总成。
  它统一了世界许多个国家和民族的信仰与思想情感。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把这种信仰和思想情感作为不变的准绳。人们的共同心理素质和文化共性就这样形成。正因为《古兰经》,穆斯林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固定化为制度或“法律”。其中包括洗浴,也包括从洗浴中得到愉悦、满足、力量和幸福感。
  学者说——
  “伊斯兰是兼顾今生、注重来世的宗教,穆斯林民族是一个注重物质生活,更注重精神生活的民族。他们以独白的方式表达他们的精神哲学,以自信坚定的姿态捍卫着他们神圣的价值观。中国的穆斯林有燃烧的思想,那些思想照耀穆斯林的心灵大地。穆斯林的历史传统和精神文化也算得上是在中国大地上有活力的精魂。”汤瓶是什么?——
  按照穆斯林的说法,如果说清真寺是通向未来、后世的路,那么洗浴便是打开这条路的钥匙。因为它是精神之浴的必备用品。
  它状如茶壶,瓶体多为圆柱体或圆台体,有的盛水的主体部分呈球鼓体。一侧有柄,便于手提;另一侧有壶嘴,弯曲高翘,平放时滴水不淌,倾身时水流如注。瓶口有盖子,不洁之物不易进去,既方便又卫生。
它来自于伊斯兰教法,更来自于穆斯林在日常生活中以聪明才智的创造;伊斯兰教是讲求用过的水必须流走而不能再用的。正因为如此,穆斯林选择了汤瓶。
  穆斯林餐馆门前挂一个汤瓶,它是“清真”的标志。
穆斯林宾馆大厅立一个汤瓶的塑像,他是世界穆斯林公有同时又独有的伊斯兰精神和信仰的语言。
  在青海,在中国西部,在整个世界,汤瓶不是演出道具,不是职业的行为,不是黄金首饰,而是一些民族的语法、一种经典的注释,是在“真主”的世界里人群的需要、宗教的目的、人生的意义和行为的价值,是在对伊斯兰信徒们发生功能的一个意识的世界。它是民族个性的象征,因而民族便以它的名字来为自己的文化命名。
  学者说——
  “穆斯林之浴,在这个意义上远远地延伸开“洁净身体”的含义。这种浴,其实完全是一种心灵之浴、精神之浴、传统之浴和信念之浴……
  “浴就是对自己的言行在真主面前的总结和反省。这种心灵之浴、精神之浴,医治着苦难者的心痛,抑制着蒙昧社会的弊端,浴出了个历史的文明。”
  “文明是社会进步的标志。在伊斯兰诞生以前,阿拉伯社会乃至全世界,充满着迷信和愚昧。是伊斯兰的兴起,解放了奴隶,旗帜鲜明地在人类历史上率先提出民族平等。正是伊斯兰,给阿拉伯带来了文明的曙光。阿拉伯人通过伊斯兰文化,在短短几十年中便把自己铸造成了当时世界上最优秀、进步最快的民族。”
  而今,穆斯林的伊斯兰不再只是一种宗教,而同时也是一种文化和社会的制度,是地球上一部分人类生活和思考的方式。
  他们的生机,来自于信念的激情。
  他们在自己的衣食住行中表现自己的文化;
  他们在自己的喜怒哀乐中倾吐自己的文化;
  他们在宗教中创造历史,但同时也在文化中创造历史,同铸了属于世界的一种精神。
  他们坚信“万物非主惟有真主”。公元630年,由圣人穆罕默德率领的伊斯兰大军捣毁了麦加旧城寺宇里供人叩拜的所有偶像。从此,圣地麦加结束了偶像崇拜的历史,世界有近四分之一人口放弃了偶像。
  真正的穆斯林不视万物为陌生,把一切都看成和自己一样同属真主的平等之辈。到清真寺礼拜,没有人可以因为有某种特殊的身份而受到特殊的礼遇。国王与乞丐,富翁与贫民,“归真”时都一律只用几张白布包裹送走,没有尊卑贵贱之分。正是这么一种哲学,让穆斯林视野开阔,不会心胸狭窄、外表萎缩,而显得豪放大方。
  他谦逊、诚恳,不傲慢自大,不炫耀权利、财富与荣誉。
  他深信除了心灵的纯净和行为的正直以外,没有什么可以使他成功。因为他认为“真主”是绝对公正的主宰。“真主无处不在。真主明白一切明里暗里的事物。在隐蔽之处或者黑暗中犯罪,哪怕只是一些不好的念头,真主都知道。谁也瞒不过真主,谁也躲不过真主。”他只能服从“真主”的意志,正正当当地生活,规规矩矩行事。于是,他净化了灵魂,人格上显得善良端庄、正直坦荡。
  由于他认为除了“真主”以外没有任何别的超能力量存在,所以他不依赖什么。他的精神意识中有的是高度的自尊自爱感。这种心灵的态度与气质使他从来不把希望寄托在别的事物身上。
而他心中的“真主”不仅宽厚仁慈,而且力量无穷。这种坚定的信仰,使他内心感到慰籍,浑身充满力量,对生活始终抱有希望。
  他“奉主命、尊圣行”,就感到得到了“真主”的护佑。正是由于有了这种坚定不移的感觉,他成为一座大山。不论遇到什么苦难或者顽敌,哪怕是面对最险恶的逆境、最大的惊涛骇浪或者最强大的军队,他都不会改变决心、逃避死亡、屈服敌人。勇气、坚毅、忍耐和执着构成了伊斯兰大文化背景下穆斯林独特的民族品质。
  而“伊斯兰——穆斯林”在阿拉伯语中的含义是“和平”。这种“和平”契合着中国儒家文化的“不偏不倚,不温不火、不激不励、中庸平和”的思想观念和精神土壤。“我们居于中间的道路,不及者应赶上,超越者应退回”。客观、冷静、宽容。人生中数千次乃至于上万次的心灵之浴,使穆斯林不断清除妒忌、贪婪和非法的情欲,避免不公正对待和为了某种目的而采取贿赂、妩媚、暗算等卑鄙手段的意念。
  他们的“和平”首先致力于实现个人的平安、家庭的和睦,同时也致力于社会的安定与世界的和平。这种朴实无华的“和谐人际、和谐社会、和谐自然环境以及和谐历史”的思想,是人类在自身的历史中一次可贵的觉醒。穆斯林,正是把这些看作自己的崇高使命。
  而这一切都来自于汤瓶,来自于精神和文化的洗浴。汤瓶与洗浴,正是这样被穆斯林看作“幸福的发祥地,珍品的市场,饱学之士的源泉,才艺之辈的枢纽,天才的春宅,智士的牧场,能人的坦途,名师的盛宴……”
  汤瓶是从哪里来的?中国的穆斯林中有个广为流传的传说——
  “在一千多年前盛唐时期的一个晚上,唐王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梦见房梁断裂、宫殿将倾。正在着急的时候,突然一个手提一把洗壶,身穿绿袍子、头缠白巾、留着胡子、长着高高鼻梁的清净温和的大汉出现在眼前。那大汉伸手托住了大梁,唐王得救了。第二天,唐王召集文武大臣给他解梦。其中一位见多识广的大臣说:‘皇上,梦中的大汉是西域回回,绿袍、白巾是他们礼拜的服饰,毛巾、洗壶是他们净身的用具,宫梁则是朝廷江山。看来,我大唐江山将来需要西域回回的帮助。’后来,唐王朝发生了‘安史之乱’,唐王便向西域回回国求助。西域国王派出3000骑兵,奔向中原,英勇作战,帮助唐王平息了叛乱。唐王请求这支军队留下来,帮助他训练军队、巩固江山。唐王还让汉族女子嫁给他们,以免他们想家,又依照他们的习俗修建了清真寺,命能工巧匠仿制了西域的洗壶。由于这洗壶是唐王所赐,西域回回人称它为‘唐瓶壶’。又因为它可以直接用于在火中烧烫,‘烫’与‘汤’同音,天长地久,民间就把‘唐壶瓶’叫做了‘汤瓶’……” 这个美丽传说无须我们考证。它把汤瓶的来历联系到了回汉民族源源流长的友谊和交往,这一点我们确信不疑。“美好地举意莫过于让历史美好地在美好中实现”,翻开史册,我们发现,中国尤其中国西部的汤瓶,真的源于那个时代,源于回汉藏等伟大民族的友好往来和共同缔结,源于回回民族、撒拉尔民族和其他多个民族的传统信仰和民族精神!
  长安——它的名字取意于“长治久安”。而这个梦想,凭的就是稳定、发展、交流、合作。
这就是故事中的那个古老王朝的宫殿。在这个殿堂里,曾与汉族同朝为官的西域各国人士,最多时多达400人。
汤瓶的来,正是穆斯林民族的来;汤瓶的走势,也正是穆斯林的走势。汤瓶的声音,完全是穆斯林的声音;汤瓶的发展演变,也完全是穆斯林民族的千年进步前进的足音和见证……
  这是静卧了一千多年、而今已经被铁路、公路和航空线冷眼嘲讽,也被人们渐渐淡忘的丝绸古道。而在一千多年前,它是中原王朝通向西域、欧洲和中亚的唯一的陆上通衢大道!是盛唐时代乃至于以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中国人开放繁荣、广收博纳的象征,是一种胸襟与气象的明证。
  在这条大道上走过的,除了王朝之间带着政治、军事使命的使者以外,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地中海、阿拉伯、波斯一带的传教士、商人和被地中海沿岸的压迫者逼向东方的苦难人群。他们带来了《古兰经》、汤瓶和礼拜毡就带来了伊斯兰教。他们带来了伊斯兰教就带来了穆斯林各民族思想的统一、文化的同合、精神的趋向、理性的集合与开张。
  这是福建的泉州,一个曾经名扬天下的历史名城。它的名,它的命运,它的回味与叹息,都是因为一条同样对中国的历史与现状表现过非凡作为的古老的水上通衢——“海上丝绸之路”。而这条路,联系的依然是那个带来了伊斯兰文明的民族群体——穆斯林,是他们同中国精神相逢相知相匹配相融合的民族胆略、眼光和气魄。
一些穆斯林先民从这里登陆中国,演绎《古兰经》、汤瓶和礼拜毡的传奇故事,汇流中华文明的历史之河,使自己也使子孙都成为中国的穆斯林人群,从此开创中国的穆斯林事业。
  墨写的经文、白色的小帽、粗糙的竹制或者木制的汤瓶——就因为信仰、传统、文化和精神,成为一道最洁净的思想景观,一种别样而引人入胜的文明气息。亲切的“色俩目”,响亮的邦克声,语言、习俗、五彩斑斓的情调交织的交响曲,只有中华民族才能领悟到的美好、进步与光明,带给中国人的是情感的相互依属、力量的共同凝铸,洗礼的是整个中华的民族魂! 汤瓶的出身本来就是具有精神文化开放性的出身。穆斯林的到来,本来就是勤劳智慧、勇敢顽强、不屈不挠的又一份精神信念元素的到来。而这种出身和到来,注定伴随着坎坷不平、艰辛苦难。
  昆仑山——丝绸南路的必经要塞。上个世纪20年代的一场暴风雨,把一位1000多年前的伟大传教士的遗体暴露在了当今中国人的面前。一些维吾尔族旅客发现了他,看他红色的胡子,高大的身材,高耸的鼻梁以及伊斯兰传教士的行妆打扮,就感到这位长眠者和自己宗教同宗、文化存缘。于是他们把这位长眠者移居新疆哈密,在那里为他建造了一座坟墓。
  他的名字叫万噶斯,是从波斯王国徒步而来的,也是中国现今为止有史可考的最早的三个伊斯兰传教士之一。与他同来的伙伴儿,一个叫乌斯,一个叫噶斯,他们给中国带来了《古兰经》,还有汤瓶和礼拜毡。就在翻越昆仑山的时候,万噶斯由于身体原因瘁然归真。乌斯和噶斯草草掩埋了他的遗体,继续前行,到达中原,先后在长安和广州传播伊斯兰教。后来,乌斯和噶斯也先后在广州和甘肃“无常”(去世),把遗骨留在了中国……
长眠在西宁南山的是在他们之后几百年的另一位伊斯兰传教士——圣人穆罕默德的第二十五代后裔——古土布。可想而知,古土布在西宁传达真主安拉的声音时,是否也手拿着一只汤瓶?不管是否拿着汤瓶,他肯定又一次带来并强化了穆斯林的洗礼和精神之浴。
  ——这些先哲自己的行动就是这种洗礼和洗浴的精神表现和理性爆发!
  于是这个民族就和自强不息联系在一起,和忍耐、宽容、平和、坚毅、豁达、开拓和忠贞联系在一起。民族的秉性、风格、意识超越宗教本身的意义,而为世代作为、民族前进的理想大厦作出了坚实的奠基。
  你看,撒拉尔人来了——数百年前,他们满怀悲壮、远离血腥和敌视走来。一本《古兰经》,一只汤瓶,一袋水,一匹骆驼,他们翻越了重重大山,走过了戈壁沙漠,就凭着矢志不移的精神信念,一路默默地向东方走去……他们的故事实则是让一种风格,一种意志,写入历史的联想,引领觉悟者的沉思,造成了日月苍穹中数百年可望的浩浩滔滔的气势! 你看,更多的回回先民也来了——十二世纪发自漠北的风暴,推着他们走向了新的历史舞台。血刃光寒,马蹄声碎。他们未及思忖,便别高堂,舍妻儿,在生死界上,迎向未知,走向陌生。
  还有“真主”的许多信士也自发地向这边迈步,抵达极遥远的这个东方国家。有的来自河中呼罗珊,有的来自两伊拉克,来自叙利亚和其它伊斯兰国家。他们抛弃旅杖,在这里定居下来,在这里成家。他们修建城堡和邸宅,在偶像庙宇的对面兴建清真寺,并创办伊斯兰学校。 这些先民,以坚韧相勉。在华夏大地上,硬是扎下了根。在高扬的《古兰经》声中,他们以崇高的敬畏,不倦的进取,去拥抱两世的吉庆。
无数的人生悲剧,组合成壮观的正剧。回回民族和穆斯林民族群体,便从此诞生!
  我们说,到来的所有的种族都作为中国血统的营养,留在了中国。中国的道德哲学,也因此融入了他们的养分。
  我们说,到来的所有精神与文化都作为中国精神文化的组成,留在了中国。中国的儒释道文化,增添了穆斯林的理性。
  他们把长安与伊斯坦布尔联系起来,把古老的黄河流域文化、恒河流域文化、古希腊文化和波斯文化联系起来。植地中海文明之根,耘中华文明之地,嫁接两个伟大民族的心灵,奏响了中国的伊斯兰之声。多么惊人的壮举和业绩,多么美丽的传说和故事,多么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惟有汤瓶和洗浴,没有脱色,没有消隐,没有被荒疏,没有被封存。
而穆斯林的这一浴,浴出的不再只是个体性,也是民族的真性情。——是辽远的历史,不老的精神,无悔的初衷,不屈的生命……
  他们蓬勃地成长着,茂盛地伸展着,向秦陇齐鲁,向荆楚巴蜀,向白山黑水……他们虽然失去了故园,失去了母语,却永远不会失去心中那块绿色的圣地。他们可以失去世间的所有,却没有沮丧,没有失望,终于融入到新的群体,寻索到新的自我,并由此创造了穆斯林民族的童年。
在七百年,或者一千四百年的历史夹缝中,这个民族滴着血,走过了最坎坷的路。履深渊,踏薄冰,却永远高昂着头颅,从未忘记圣洁的信念。
  繁华的都市长安是他们的家吗?不,至少当时不是;
  荒蛮的海隅山陬是他们的家吗?不,至少后来才是。
  哪怕一间茅屋,两户人家,隔夜无粮,他们却有宽阔的心地,哲人的目光。他们观照着有,透视着无。 整个世界的穆斯林,大都没有肥沃的农田、丰美的草原,没有在长期的人类进程中现实可用的资源(石油是近代现代技术的发现,这是个例外),只有荒漠、贫瘠、严寒、酷热的土地,冷酷的生存环境。他们注定要世世代代忍受无情的大自然的折磨,同命运做永无休止的斗争。
  多么漫长的岁月!在这长期的历史过往中,那些不堪言状的苦难,伴随着穆斯林每一个脚印。每一个脚印,又都艰难地跨过一个个苦难。苦难,渗透到穆斯林民族历史的深层、文化的深层,造就着一个个有着深层忧患意识的民族。苦难,使他们难得有长足的发展,却写下了一部最悲壮的心灵史,铸造了一个最扑拙、最深沉、最坚毅、最坦荡的民族魂!
  这种文化,这种魂,融入了无尽的时间,也跨越了无尽的空间。只要有穆斯林足迹的地方,都显示出它的存在、它的魅力,它的光华!
  他们参与了中华文明的创造,却从不自诩自己的丰功伟绩。他们在忧患中看守自己,调整自己,拓展自己,使自己不被扭曲,不被消融,把艰辛和苦难化作铺天的绿!……
  而今,祖国已把种种苦难割断在昨天。穆斯林的生命存在得到尊重,穆斯林的信仰和精神文化得到舒展。迎着春天,穆斯林的汤瓶和洗浴变得更加超然。
  再不是“掩盖伤疤,清洁自己”的心灵之浴;
  再不是“抹去锋芒,一派朴素”的性情之浴。
  从前,浩浩的民族骨气与正气曾经创造崇高美的价值取向。而今,新异人格的主题化抒情应该转向挤身世界经济文化先进民族行列的篇章。
  走出封闭,首先充分掌握能与中国主流文化交流的语言文字,这是当务之急。
  中国的穆斯林,面对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面对入世,不得不开始一次始料未及而又影响深远的“时代之浴”。
  历史在20—21世纪的现代化进程中,为中国穆斯林划开了横断面。这个善于理性思考的民族,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汤瓶及其洗浴属于整个中国,属于世界。
  他们开始走向世界,登上地球上最大的经济文化和精神的舞台。
  他们破除着因循的模式,洗刷着自己的不足,以象从前一样高贵的气节,调整自身,启动奔驰,推动变迁。
了解世界,呼唤世界、接近世界,他们既不失去自身的内涵特质和精神文化本体,又实实在在地发扬了开放的精神。超越自我,就是要拿出了开放的胸襟,作出开放的姿态和努力!
  这一浴,应该说是穆斯林的优秀分子为自己民族的命运和前途的一浴。
  学者说——
  “不用说我们多么地改革开放,行动就是我们有力的说明。我曾经在尼罗河畔,在埃及艾斯哈尔大学就读九年。埃及的同学问我,‘中国有穆斯林吗?有清真寺吗?’我当时觉得那些年轻人不了解中国的穆斯林也许是正常的事。但是后来看到一本书,是埃及一位著名学者写的,他介绍了世界各地的穆斯林,连很小的国家的穆斯林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写到了,惟独没有写中国的穆斯林。难道说这样的学者也孤陋寡闻吗?我惊叹了。作为中国的穆斯林,我们应该把自己推向世界。”
  学者说——
  “穆斯林的‘和平’理想正是人类社会与宇宙之法融为一体的重要因素。世界是个有机的统一体。只有实现了世界的和谐,才能有穆斯林的安宁和可以尽情作为的舞台。”
  学者说——
  “穆斯林应该把自己的传统文明和清洁之心展示给世界,从而让人们去了解,去接近。”
  世界知道,伊斯兰不是一个只会固守不会开拓的宗教。
  历史知道,穆斯林从其先民开始,就不是缺乏“开疆拓土”的进取精神的民族群体。
他们的先祖可以从地中海走向东方,走向另一个陌生的文明,而今,穆斯林先祖的子孙,也可以从东方的宿命中走出来,走向世界的经济文化舞台,走进新世纪更为先进的文明——这便是唱给未来的中国穆斯林之歌。
  它并非背离宗教的纯洁和民族心灵的洁净,而是洗浴出伊斯兰的崭新的文化之光,洗浴出穆斯林的文化精神的健康和民族心里世界的广阔。
  “民族也要现代化,民族也正在现代化。”穆斯林这些仁人志士的想法,推动着民族素质的车轮滚滚前进。
  他们触及的是清真寺宗教教育和民族地区普通教育两方面的弊端,培养的是穆斯林民族发展所不可缺少的既懂得宗教理论又精通科学文化的专业人才。他们以身体力行的作为,改造和发展着穆斯林在新世纪的教育,触动着民族进步对于教育的敏感神经。为穆斯林事业的正道,作了“第一个吃西红柿的人”……

  穆斯林说,“人类社会要在运动和竞争中发展。这种情形始终与时光和时代同步前进。”
  穆斯林说,“伊斯兰的一个基本特征就是根据时代的特点,社会发展的情形,人类智力开发的水平,赋予恰如其分的价值观念和生活制度。‘真主的法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古兰经》一再提醒我们,要顺应时代,顺应历史规律。每个穆斯林都应该在特定的时代平台上奋斗不息,只有这样才能够在与时光的竞争中成长,才能与宇宙的总节奏合拍,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作出有意义的事业,甚至作出超时间和空间的无限事业……” 中国的穆斯林,必须融入新世纪的世界文明,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同时,世界正在看到,中国的穆斯林正在融入并拥有这个新世纪的文明!
  应该说,由于共同的信仰和历史等方面的联系,在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中,中国的穆斯林和阿拉伯世界将有着巨大的经济文化合作前景。它符合世界的大趋势和西部的发展要求,更符合穆斯林各民族的根本利益。毫无疑问,中国的穆斯林又将面临着机遇与挑战!
  而我们穆斯林民族的心理和实力储备,都准备好了吗?
  那么汤瓶,再过1400年之后,它还能不能继续承载穆斯林的历史,承载对世界影响举足轻重的众多人口和民族群体的哲学观念、文化传统、精神理念和价值标准,承载穆斯林的生活习俗和思维方式?再经过1400年的兴衰沉浮,它还能不能继续象今天一样跳荡而起,依然成为穆斯林鲜明的文化形象!?
  也许这就要看穆斯林民族的这次“时代之浴”究竟怎么洗。
  而这次洗浴,虽然艰辛、阵痛——而且阵痛是非常大的,但是不可避免,必须得到穆斯林民族和其他各兄弟民族的共鸣。
  据说世界未来最主要的冲突便是西方文明和非西方文明的冲突。美国哈佛大学一位教授告诫世界,他最担心的是中国儒家文化和伊斯兰文化携手合作,会给西方文明带来巨大威胁!
  是啊,新世纪的太阳已经在太平洋升起。
  中国的穆斯林,也定然会在这轮太阳之中,耀然发光。
  那么,好吧,我们祝福汤瓶——
  祝福穆斯林——
  祝福穆斯林的洗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