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概况 旅游景点 青藏高原民族 民族风情 民族文化与艺术 民族餐饮与特色风味小吃 地方物产
本站导航 |在线预订 |留言论坛    
;
购物与娱乐
    
民族文化与艺术


 
 
       花儿
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作者:李明华
  俗语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创造一方文化。“花儿”是青海土生土长的艺术奇葩。
对于“花儿”,爱者爱得要命,恶者便恶得要死。常有人说:曲儿好听,就是不知阿哥的肉儿能吃不?还有人毫不客气地说:扯着嗓门大喊大叫如西北人一样,厚厚道道,恋山恋水,恪守泥土,让人怪痒的。于是,便有女人在花儿会上,视而不见,充耳不闻;也有老人骂那些唱“花儿”的“把式”们不正经。所以别的歌唱艺术可以走向世界,唱红五大洲、四大洋,唯独“花儿”还没有。
  虽如此,几百年来,“花儿”越唱越红,这使多少人疑惑。其实,只要你了解了这里的人文景观,就不难理解。先不说南方北方之别,只要你乘火车沿陇海铁路走一趟,你就会一眼看出,西行的列车过了宝鸡,自然景观就已突变:辽阔的地平线,褐黄的山梁。在这大背景下,远远横着方方正正的黄泥土庄廊,古老得像长城;冲天而起的白杨,粗而壮,骨中有肉,肉中见骨,而它的绿叶却小似铜钱,在西风中翻翻覆覆,张扬着生命。这时侯或许你在想:生命,在这里是多么艰难;活下来,又是多么的辉煌。并且能细细地体验出生存与生活的准确楷念。你甚至在这一瞬间明白了这里的地理景观与“花儿”悠扬和粗犷的音律是多么和谐统一。
  先去接触一下这一方人吧,活脱脱一群龙的传人:个高眉浓,膀大腰圆。粗大的手脚,完全是一幅力的造型。由于受自然条件的制约,最大的艰苦连接着最低的消费。他们无法想象除了反复折腾脚下的泥土,又能有什么过高的要求呢?直到今天,物质文明日新月异,中西方文化相互渗透,我们谁都没有资格轻薄这些天底下的老实人,更没有资格嘲笑这些老实人用劳动创造的所谓“粗野”的艺术——“花儿”。
  黄昏,残阳如血;芨芨草在梁上化成了孤独的惆怅。你听,山梁上“花儿”传递着一种古朴而悠远的情思,蕴含着对生命、对命运、对爱情的挑战。这山与那山的拖腔互相交织、冲撞。这心上的花儿,原来是青海的天籁地鸣啊。在干旱时,或许就是汩汩流动的泉水;在阴雨绵绵时,或许就是一轮嫩嫩的姣阳。就这样,老老少少唱,男男女女唱,唱生活唱爱情。生活在这里的乡下人,要显示一下自己的能力和聪明才华,除了正月的社火以外,不唱“花儿”还唱什么呢?“花儿”成了唯一能充分发泄情感的艺术。
  就这样,“花儿”便成了大苦中的大乐。当太阳西斜,田野累得筋疲力尽,老牛软绵柔和地躺倒在夕阳下时,人们卷一支老黄烟,对着青天厚土喊一首“花儿”——那满身的皮肉之困,心头之乏,便烟消雾散。此时此刻,“花儿”便成了他们心目中的一方青草地,就那样在他们的意念中疯长着。花儿与他们,要和五谷杂粮、互助青稞酒、乐都沙果以至循化花椒一样,成为生命的能量和调味品。
  席无酒不热,生活没了“花儿”便少了情趣。他们高兴时喊破天,嗓门像烈性炸药爆响一样,一腔一音,要吧整个身心空荡荡地粉碎在空中,洋溢着一种震撼人心的生命;痛苦了,唱“惆怅”,拖腔悠悠长长,一头山南,一头地北,让你意会到一种揪心裂肠的生离死别。但拖腔末时,往往让你看见一朵“牡丹”,说透了,是一种对美的向往。在“四月八”、“端午节”、“六月六”,那种难以想象的狂喜、激动和雄壮,如黄河解冻,如雪山崩裂——那力度,那气势,胜过任何歌唱场面。
  青海“花儿”啊,你是如此激动着人们的心!你所表述的其实不光是一些男男女女之事。你以无限广阔的背景包容了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对生活、对美的一种永恒的追求和向往。在青海这片土壤、这片环境、这片气氛中,面对着天底下最忠厚老实的人,花儿是最逞能的,她的艺术和魄力是同生命并存的。
青海“花儿”,人们心目中的花儿啊!